看電影必備神器:http://goo.gl/l9HvOo

-->

在這種比賽中,進球的難度大,搶球的難度小,極端情況下甚至不允許搶球。隊員的踢球動作較為固定,每人都有自己的角色,分工明確,比如「著網」就是負責守門,接住撞到網上落下來的球的人。因為不存在對方隊員跑來搶球的情況,所以這些角色通常只需把握自己的傳球線路即可,通常會由球頭完成射門,成敗只在球頭,因此比賽結果也只由球頭承擔。

蹴鞠在各個方面都變得專業化:專業的蹴鞠書籍、專業的制球作坊、專業的團隊服裝、專業的女子拉拉隊……這種專業化的背後,同時也透露著衰敗的跡象,因為專業,就意味著拉高了門檻,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都可以參與。

此外,圓社還明確規定:蹴鞠是表演項目。表演,即技藝展示而已。圓社十分看重技藝,蹴鞠由對抗健身變成了職業藝人表演。這種表演對技術要求很高,普通百姓無法完成成套動作,蹴鞠便失去了群眾基礎。在這種趨勢下,蹴鞠即便不消亡,也只能發展為高門檻的「蹴鞠體操」,不會成為人人都能參與的現代足球。

「白打」是宋代蹴鞠中很重要的一個部分,但不是蹴鞠的全部,生活在宋代的高俅,除了「白打」,還有可能擅長其他的玩法,比如有球門的玩法。分為兩隊,互攻球門的踢法,在宋代是「單球門踢法」。

蹴鞠在各個方面都變得專業化:專業的蹴鞠書籍、專業的制球作坊、專業的團隊服裝、專業的女子拉拉隊……這種專業化的背後,同時也透露著衰敗的跡象,因為專業,就意味著拉高了門檻,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都可以參與。

蹴鞠到漢代一度成為軍事訓練手段,軍隊蹴鞠當然不能是「白打」那種花架子,一方若要進攻,必須先擺脫對方,這時會有推摔、躲避、奔跑等動作,可以鍛煉士兵的手腳靈敏程度、合作能力、行動速度與力量。

為什麼宋代蹴鞠更重視起控球技巧和射門,卻不重視多人搶球和對抗呢?這跟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。

「單球門踢法」雖是兩隊對抗,更多的還是看控球傳球和射門技巧。宋代不存在類似現代足球賽的蹴鞠玩法,「白打」和「單球門踢法」是宋代蹴鞠主流,技巧表演性質濃、爭奪對抗性質弱是宋代蹴鞠主要特徵。

與電影《師父》裡呈現的天津武行規矩大同小異,圓社很重視師從和等級,外來藝人必須行拜師禮,通過組織考核,才能在本地表演和收徒。社內規矩森嚴,技術不外傳。

開場抽籤決定誰先開球,先開球的一方,由球頭將球踢給其他隊員,其他隊員再按動作標準和順序傳球,最後踢回給球頭,球頭要將球一腳踢進「風流眼」才算進球。對方隊員可以接住風流眼中過來的球,繼續踢回去,雙方輪流。球撞到網上未落地,可以接起來繼續踢,落地算輸。

宋代出現了專業的足球俱樂部——「圓社」,「圓社」在許多地方都有分社,全國連鎖,各分社免費接待圓社成員。這種專業組織的出現,既是一種發展,也是一種限制。

蹴鞠中的「足球」一脈在宋代被斷了根,「體操」一脈開始欣欣向榮。蹴鞠的發展來了個90°大轉彎,無可挽回的滑向另一個軌道。生活在這個時代的高俅,是「體操」派高手,不是「足球」派高手。

在這種比賽中,進球的難度大,搶球的難度小,極端情況下甚至不允許搶球。隊員的踢球動作較為固定,每人都有自己的角色,分工明確,比如「著網」就是負責守門,接住撞到網上落下來的球的人。因為不存在對方隊員跑來搶球的情況,所以這些角色通常只需把握自己的傳球線路即可,通常會由球頭完成射門,成敗只在球頭,因此比賽結果也只由球頭承擔。

文明都是有週期的,孟子曰「五百年必有王者興」,西方歷史學家也認為500年是人類文明的一個週期,東西方文明就在這種週期中共同啟迪、轉換。新中國改革開放後,中國已由農業國家慢慢向工業國家轉變,隨著社會的轉型,民族性格和文化或許也將發生轉變,未來或許會有一個「新中國」文明。國足的希望在未來。

「雙球門踢法」在士兵退役後進一步帶入到民間,直到唐代依然火熱,只是球門精減成2個,若這種包括了爭奪因素的蹴鞠能夠保留下來,那麼它極有可能發展為現代足球。可詭異的是,它迅速消失在了宋代。

關於這次踢球,書中筆墨不多,但專門提到了「鴛鴦拐」這個蹴鞠術語,說明它足夠代表高俅的球技。

隨著儒生文人被重用,當「文治武功」只剩下了「文治」時,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將被其影響,「存天理,滅人欲」,儒家理學開始鉗制社會發展,譬如女子纏足,直接限制了舞蹈的發展。

在這種重文輕武和理學大興的背景下,「雙球門踢法」被取消,爭搶衝撞的局面不復存在。伴隨激烈程度的降低,技巧性和專業性卻不斷升高,在宋代達到頂峰。

深度!絕對原創,後台解密

「雙球門踢法」在士兵退役後進一步帶入到民間,直到唐代依然火熱,只是球門精減成2個,若這種包括了爭奪因素的蹴鞠能夠保留下來,那麼它極有可能發展為現代足球。可詭異的是,它迅速消失在了宋代。

這種蹴鞠激烈程度遠不如現代足球,倒跟網式足球很接近,現代足球隊常把網式足球作為隊內的娛樂和訓練,可見其具備鍛煉技藝的功能,但在宋代,那不是鍛煉,就是比賽。

宋代開國皇帝趙匡胤是發動兵變才獲得政權,他害怕同樣的災難會發生到自己身上,於是「杯酒釋兵權」,削弱武將權利,重用儒生文人。統治者的這一政策,直接導致社會上文弱之風盛行,當時就連武官也開始穿寬衣大袖,不騎馬射箭,偏好吟詩作賦。

顧名思義,「單球門踢法」中,整個球場只有一個球門,設在場地中央,而不在球場兩頭。兩根竹竿上掛一張網,網中留一個直徑約一尺的洞,稱作「風流眼」。比賽者必須將球踢進小小的「風流眼」才算進球。

「白打」根據肩、胸、背、頭、腰、腹、膝以及小腿、腳面、腳尖、腳跟等不同部位的控球動作,變化出「燕歸巢」、「斜插花」、「玉佛頂珠」、「雙肩背月」等花樣,「鴛鴦拐」便是其中之一。

定制!為你而生,述你所想!

元明清時,統治者採取民族壓迫政策或中央高度集權,甚至不允許民間習武健身,民間組織和活動受到非常大的限制。「聚眾」活動始終讓統治者感到害怕,更何況是激烈混亂的蹴鞠活動。此時的蹴鞠就連「單球門踢法」也被遺棄了,「白打」成為蹴鞠的全部,參與者以女子為主,因為纏足女人的娛樂,不會造成多大威脅。清代雖有冰上蹴鞠,也只是餘波。最後,蹴鞠被由「白打」發展出來的毽子替代。

諸子百家浮雕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在這種比賽中,進球的難度大,搶球的難度小,極端情況下甚至不允許搶球。隊員的踢球動作較為固定,每人都有自己的角色,分工明確,比如「著網」就是負責守門,接住撞到網上落下來的球的人。因為不存在對方隊員跑來搶球的情況,所以這些角色通常只需把握自己的傳球線路即可,通常會由球頭完成射門,成敗只在球頭,因此比賽結果也只由球頭承擔。

《水滸傳》中有一段關於高俅陪宋徽宗踢球的描寫:他抖擻精神,使了一個漂亮的「鴛鴦拐」,將球踢得如鰾膠粘在身上一般,讓宋徽宗驚訝不已。

「儒」與「懦」接近,其本意是柔弱。儒家歷來重視詩書禮樂的教化作用,不推崇血氣之勇,衝撞劇烈的活動不可能在社會中流行,宋代成為了一個文雅與病態共存的時代,也因此不斷被北方「野蠻」的少數民族欺凌。不僅是蹴鞠,當時社會上相撲、弓弩等激烈活動都很少,娛樂主要以不溫不火的下棋、投壺、鞦韆為主。

有料!嚴肅知識,八卦內幕

宋代出現了專業的足球俱樂部——「圓社」,「圓社」在許多地方都有分社,全國連鎖,各分社免費接待圓社成員。這種專業組織的出現,既是一種發展,也是一種限制。

不是整個古代蹴鞠都這麼「一團和氣」,蹴鞠誕生於弱肉強食的戰國時代,數人爭著將一個圓形的皮囊踢來搶去,以此為樂,天生帶有野蠻爭奪色彩。

農業社會早期,民族性格尚未定型,出現了諸子百家爭鳴。然而在農業社會裡,在安穩富足的生活面前,人們只要有一畝三分地在,就會傾向於選擇更加和平穩定、有秩序的日子。人性中冒險、開闢、對抗、競爭的一面會被抑制,善良、和平、勤勞、踏實的一面變得突出。

白打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開場抽籤決定誰先開球,先開球的一方,由球頭將球踢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 上映給其他隊員,其他隊員再按動作標準和順序傳球,最後踢回給球頭,球頭要將球一腳踢進「風流眼」才算進球。對方隊員可以接住風流眼中過來的球,繼續踢回去,雙方輪流。球撞到網上未落地,可以接起來繼續踢,落地算輸。封神傳奇 范冰冰

在這種重文輕武和理學大興的背景下,「雙球門踢法」被取消,爭搶衝撞的局面不復存在。伴隨激烈程度的降低,技巧性和專業性卻不斷升高,在宋代達到頂峰。

「白打」不需要球門,對人的控球能力要求很高,具有很強的表演性質,一個人可以玩,多個人也可以配合。宋代有「白打」比賽,比賽者用身體不同部位去碰球,玩出高難度花樣為佳。每一個碰球部位都有相應的動作標準,比賽以動作規範程度計輸贏。

蹴鞠中的「足球」一脈在宋代被斷了根,「體操」一脈開始欣欣向榮。蹴鞠的發展來了個90°大轉彎,無可挽回的滑向另一個軌道。生活在這個時代的高俅,是「體操」派高手,不是「足球」派高手。

「雙球門踢法」在士兵退役後進一步帶入到民間,直到唐代依然火熱,只是球門精減成2個,若這種包括了爭奪因素的蹴鞠能夠保留下來,那麼它極有可能發展為現代足科技浩劫 電影 線上看球。可詭異的是,它迅速消失在了宋代。

「白打」不需要球門,對人的控球能力要求很高,具有很強的表演性質,一個人可以玩,多個人也可以配合。宋代有「白打」比賽,比賽者用身體不同部位去碰球,玩出高難度花樣為佳。每一個碰球部位都有相應的動作標準,比賽以動作規範程度計輸贏。

「鴛鴦拐」的動作是先用左外腳背踢球,再用右外腳背踢球,如此來回反覆,以不同方式組合,變化多端的一種踢法。這種踢法類哭聲 結局似現代花式足球,在當時叫做「白打」。

高俅在正史上的記載並不多,也沒有跡象表明他是靠蹴鞠發跡。高俅為人乖巧,擅長抄抄寫寫,不僅會一點詩詞歌賦,也有一些武功基礎,很討宋徽宗喜歡。他的揚名主要得益於《水滸傳》,我們熟悉的蹴鞠高手高俅,是《水滸傳》中的文學形象。評估高俅,或者評估北宋蹴鞠高手的足球戰鬥力,不妨先從小說入手。

C羅玩網式足球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「白打」是宋代蹴鞠中很重要的一個部分,但不是蹴鞠的全部,生活在宋代的高俅,除了「白打」,還有可能擅長其他的玩法,電影 推薦比如有球門的玩法。分為兩隊,互攻球門的踢法,在宋代是「單球門踢法」。

蹴鞠到漢代一度成為軍事訓練手段,軍隊蹴鞠當然不能是「白打」那種花架子,一方若要進攻,必須先擺脫對方,這時會有推摔、躲避、奔跑等動作,可以鍛煉士兵的手腳靈敏程度、合作能力、行動速度與力量。

白打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「鴛鴦拐」的動作是先用左外腳背踢球,再用右外腳背踢球,如此來回反覆,以不同方式組合,變化多端的一種踢法。這種踢法類似現代花式足球,在當時叫做「白打」。

「雙球門踢法」存在於強大的漢唐,消失在病弱的宋代,它彷彿在向人們暗示著什麼。強者有強者的玩法,弱者有弱者的遊戲,野蠻有野蠻的生命力,高雅有高雅的局限性。

正當中國蹴鞠消亡時,英國足球卻正在興起,在這一興一衰中,出現了文明中心的轉換。

元明清時,統治者採取民族壓迫政策或中央高度集權,甚至不允許民間習武健身,民間組織和活動受到非常大的限制。「聚眾」活動始終讓統治者感到害怕,更何況是激烈混亂的蹴鞠活動。此時的蹴鞠就連「單球門踢法」也被遺棄了,「白打」成為蹴鞠的全部,參與者以女子為主,因為纏足女人的娛樂,不會造成多大威脅。清代雖有冰上蹴鞠,也只是餘波。最後,蹴鞠被由「白打」發展出來的毽子替代。

「白打」不需要球門,對人的控球能力要求很高,具有很強的表演性質,一個人可以玩,多個人也可以配合。宋代有「白打」比賽,比賽者用身體不同部位去碰球,玩出高難度花樣為佳。每一個碰球部位都有相應的動作標準,比賽以動作規範程度計輸贏。

雙球門踢法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宋代開國皇帝趙匡胤是發動兵變才獲得政權,他害怕同樣的災難會發生到自己身上,於是「杯酒釋兵權」,削弱武將權利,重用儒生文人。統治者的這一政策,直接導致社會上文弱之風盛行,當時就連武官也開始穿寬衣大袖,不騎馬射箭,偏好吟詩作賦。

《師父》劇照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兩隊人馬在球門兩邊站立,只能在固定位置踢球,不能跑去對方場地。

《水滸傳》中有一段關於高俅陪宋徽宗踢球的描寫:他抖擻精神,使了一個漂亮的「鴛鴦拐」,將球踢得如鰾膠粘在身上一般,讓宋徽宗驚訝不已。

關於這次踢球,書中筆墨不多,但專門提到了「鴛鴦拐」這個蹴鞠術語,說明它足夠代表高俅的球技。

隨著儒生文人被重用,當「文治武功」只剩下了「文治」時,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將被其影響,「存天理,滅人欲」,儒家理學開始鉗制社會發展,譬如女子纏足,直接限制了舞蹈的發展。

不是整個古代蹴鞠都這麼「一團和氣」,蹴鞠誕生於弱肉強食的戰國時代,數人爭著將一個圓形的皮囊踢來搶去,以此為樂,天生帶有野蠻爭奪色彩。

女子蹴鞠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諸子百家浮雕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「白打」是宋代蹴鞠中很重要的一個部分,但不是蹴鞠的全部,生活在宋代的高俅,除了「白打」,還有可能擅長其他的玩法,比如有球門的玩法。分為兩隊,互攻球門的踢法,在宋代是「單球門踢法」。

此外,圓社還明確規定:蹴鞠是表演項目。表演,即技藝展示而已。圓社十分看重技藝,蹴鞠由對抗健身變成了職業藝人表演。這種表演對技術要求很高,普通百姓無法完成成套動作,蹴鞠便失去了群眾基礎。在這種趨勢下,蹴鞠即便不消亡,也只能發展為高門檻的「蹴鞠體操」,不會成為人人都能參與的現代足球。

這種蹴鞠激烈程度遠不如現代足球,倒跟網式足球很接近,現代足球隊常把網式足球作為隊內的娛樂和訓練,可見其具備鍛煉技藝的功能,但在宋代,那不是鍛煉,就是比賽。

我們會發現,這種蹴鞠更像體操表演,而不像現代足球,它不具備激烈的對抗性。而現代足球之所以迷人,激烈的對抗性是其必不可少的因素。體操與現代足球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,可見高俅若只會「白打」,是不能適應現代足球比賽的,更不用說稱霸世界盃。

漢人幸福不設限不善於對抗性、競技性的項目,在技巧表演性項目上卻有得天獨厚的優勢,也許鑽研技巧、紮實功夫,是漢人智慧、才能唯一的宣洩口。在奧運會中,體操、跳水、舉重等直接對抗性不強但技藝表演性很強的項目,都是中國人的強項。蹴鞠往技巧方向靠攏只是大趨勢造成,以此觀之,如果有花式足球比賽,中國人應該是不弱的。

這種蹴鞠激烈程度遠不如現代足球,倒跟網式足球很接近,現代足球隊常把網式足球作為隊內的娛樂和訓練,可見其具備鍛煉技藝的功能,但在宋代,那不是鍛煉,就是比賽。

「巴喬退役了,意大利足球16年沒緩過來;克魯伊夫退役了,荷蘭足球20多年沒緩過來;普斯卡什退役了,匈牙利足球30多年沒緩過來;高俅退役了,中國足球一千多年沒緩過來……」

顧名思義,「單球門踢法」中,整個球場只有一個球門,設在場地中央,而不在球場兩頭。兩根竹竿上掛一張網,網中留一個直徑約一尺的洞,稱作「風流眼」。比賽者必須將球踢進小小的「風流眼」才算進球。

為什麼宋代蹴鞠更重視起控球技巧和射門,卻不重視多人搶球和對抗呢?這跟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。

由此觀之,作為宋人的高俅,如果出現在現代足球場上,他在技巧表演和射門上或許具備優勢,問題是:他不一定搶得到球。

隨著儒生文人被重用,當「文治武功」只剩下了「文治」時,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將被其影響,「存天理,滅人欲」,儒家理學開始鉗制社會發展,譬如女子纏足,直接限制了舞蹈的發展。

我們會發現,這種蹴鞠更像體操表演,而不像現代足球,它不具備激烈的對抗性。而現代足球之所以迷人,激烈的對抗性是其必不可少的因素。體操與現代足球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,可見高俅若只會「白打」,是不能適應現代足球比賽的,更不用說稱霸世界盃。

C羅玩網式足球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每逢足球大賽,類似的段子就會在網絡上流傳。其中提到的高俅,傳說是宋代著名蹴鞠高手。他靠高超的蹴鞠技藝贏得宋徽宗賞識,最終成為北宋末年權臣。蹴鞠是足球的老祖宗,而高俅是蹴鞠界名人,但他的球技真有那線上 看 電影麼神乎其神嗎?如果高俅再世,中國足球能稱霸世界盃嗎?

「儒」與「懦」接近,其本意是柔弱。儒家歷來重視詩書禮樂的教化作用,不推崇血氣之勇,衝撞劇烈的活動不可能在社會中流行,宋代成為了一個文雅與病態共存的時代,也因此不斷被北方「野蠻」的少數民族欺凌。不僅是蹴鞠,當時社會上相撲、弓弩等激烈活動都很少,娛樂主要以不溫不火的下棋、投壺、鞦韆為主。

《師父》劇照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與電影《師父》裡呈現的天津武行規矩大同小異,圓社很重視師從和等級,外來藝人必須行拜師禮,通過組織考核,才能在本地表演和收徒。社內規矩森嚴,技術不外傳。

此外,圓社還明確規定:蹴鞠是表演項目。表演,即技藝展示而已。圓社十分看重技藝,蹴鞠由對抗健身變成了職業藝人表演。這種表演對技術要求很高,普通百姓無法完成成套動作,蹴鞠便失去了群眾基礎。在這種趨勢下,蹴鞠即便不消亡,也只能發展為高門檻的「蹴鞠體操」,不會成為人人都能參與的現代足球。

女子蹴鞠(賓漢電影下載圖片來源於網絡)

蹴鞠在以武力並天下的戰國中誕生,在開放的漢唐走向高峰,在重文輕武的宋代被弱化為技巧表演,在民族壓迫和中央集權中變成了「毽子」。初看非常可惜,其實也是農業社會的文化基因使然,文明的發展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。

正當中國蹴鞠消亡時,英國足球卻正在興起,在這一興一衰中,出現了文明中心的轉換。

(小標)中國足球,崛起在下一個500年?

蹴鞠到漢代一度成為軍事訓練手段,軍隊蹴鞠當然不能是「白打」那種花架子,一方若要進攻,必須先擺脫對方,這時會有推摔、躲避、奔跑等動作,可以鍛煉士兵的手腳靈敏程度、合作能力、行動速度與力量。

蹴鞠在以武力並天下的戰國中誕生,在開放的漢唐走向高峰,在重文輕武的宋代被弱化為技巧表演,在民族壓迫和中央集權中變成了「毽子」。初看非常可惜,其實也是農業社會的文化基因使然,文明的發展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。

「雙球門踢法」存在於強大的漢唐,消失在病弱的宋代,它彷彿在向人們暗示著什麼。強者有強者的玩法,弱者有弱者的遊戲,野蠻有野蠻的生命力,高雅有高雅的局限性。

漢人不善於對抗性、競技性的項目,在技巧表演性項目上卻有得天獨厚的優勢,也許鑽研技巧、紮實功夫,是漢人智慧、才能唯一的宣洩口。在奧運會中,體操、跳水、舉重等直接對抗性不強但技藝表演性很強的項目,都是中國人的強項。蹴鞠往技巧方向靠攏只是大趨勢造成,以此觀之,如果有花式足球比賽,中國人應該是不弱的。

在這種大社會背景下,帶有農業基因,主張等級穩定的儒家在百家中勝出,其他百家被罷黜,幾乎是一種必然。統治者的嚴格把控,又造成文化偏廢,逐漸消解掉民族性格裡的其他因子,加重漢人好靜、好穩的民族性格。不過與其說是因為某個統治者或某一家影響了蹴鞠,不如說是整個社會模式早已經決定了蹴鞠的命運。

漢人不善於對抗性、競技性的項目,在技巧表演性項目上卻有得天獨厚的優勢,也許鑽研技巧、紮實功夫,是漢人智慧、才能唯一的宣洩口。在奧運會中,體操、跳水、舉重等直接對抗性不強但技藝表演性很強的項目,都是中國人的強項。蹴鞠往技巧方向靠攏只是大趨勢造成,以此觀之,如果有花式足球比賽,中國人應該是不弱的。

農業社會進入暮年,文明越被異化。當文明發展與現實生活的矛盾大到無法忽視的時候,電影推薦社會就急需尋找新的出路,於是產生了「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」,近代化的浪潮,對中國這個古老社會產生了巨大的衝擊。我們雖仍舊是黃皮膚黑眼睛,卻在文明上離那個古老國度越來越遠。

「白打」根據肩、胸、背、頭、腰、腹、膝以及小腿、腳面、腳尖、腳跟等不同部位的控球動作,變化出「燕歸巢」、「斜插花」、「玉佛頂珠」、「雙肩背月」等花樣,「鴛鴦拐」便是其中之一。

高俅像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(小標)不能搶球的球賽

單球門踢法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《水滸傳》中有一段關於高俅陪宋徽宗踢球的描寫:他抖擻精神,使了一個漂亮的「鴛鴦拐」,將球踢得如鰾膠粘在身上一般,讓宋徽宗驚訝不已。

「鴛鴦拐」的動作是先用左外腳背踢球,再用右外腳背踢球,如此來回反覆,以不同方式組合,變化多端的一種踢法。這種踢法類似現代花式足球,在當時叫做「白打」。

「白打」根據肩、胸、背、頭、腰、腹、膝以及小腿、腳面、腳尖、腳跟等不同部位的控球動作,變化出「燕歸巢」、「斜插花」、「玉佛頂珠」、「雙肩背月」等花樣,「鴛鴦拐」便是其中之一。

2015年,「南周知道」app誕生,這是南方週末面對數字化轉型,重磅推出的一款新媒體產品。

宋代開國皇帝趙匡胤是發動兵變才獲得政權,他害怕同樣的災難會發生到自己身上,於是「杯酒釋兵權」,削弱武將權利,重用儒生文人。統治者的這一政策,直接導致社會上文弱之風盛行,當時就連武官也開始穿寬衣大袖,不騎馬射箭,偏好吟詩作賦。

我們會發現,這種蹴鞠更像體操表演,而不像現代足球,它不具備激烈的對抗性。而現代足球之所以迷人,激烈的對抗性是其星際爭霸戰3必不可少的因素。體操與現代足球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,可見高俅若只會「白打」,是不能適應現代足球比賽的,更不用說稱霸世界盃。

高俅像(圖賞金獵人 電視劇片來源於網絡)

顧名思義,「單球門踢法」中,整個球場只有一個球門,設在場地中央,而不在球場兩頭。兩根竹竿上掛一張網,網中留一個直徑約一尺的洞,稱作「風流眼」。比賽者必須將球踢進小小的「風流眼」才算進球。

單球門踢法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兩隊人馬在球門兩邊站立,只能在固定位置踢球,不能跑去對方場地。

開場抽籤決定誰先開球,先開球的一方,由球頭將球踢給其他隊員,其他隊員再按動作標準和順序傳球,最後踢回給球頭,球頭要將球一腳踢進「風流眼」才算進球。對方隊員可以接住風流眼中過來的球,繼續踢回去,雙方輪流。球撞到網上未落地,可以接起來繼續踢,落地算輸。

農業社會早期,民族性格尚未定型,出現了諸子百家爭鳴。然而在農業社會裡,在安穩富足的生活面前,人們只要有一畝三分地在,就會傾向於選擇更加和平穩定、有秩序的日子。人性中冒險、開闢、對抗、競爭的一面會被抑制,善良、和平、勤勞、踏實的一面變得突出。

由此觀之,作為宋人的高俅,如果出現在現代足球場上,他在技巧表演和射門上或許具備優勢,問題是:他不一定搶得到球。

漢代在球場兩端設球門,球門旁邊有守門員,跟現代足球很接近。只是漢代的球門較多,一共12個。不管有多少個球門,這種在球場兩端設球門的玩法,我們可以通稱為「雙球門踢法」。

「單球門踢法」雖是兩隊對抗,更多的還是看控球傳球和射門技巧。宋代不存在類似現代足球賽的蹴鞠玩法,「白打」和「單球門踢法」是宋代蹴鞠主流,技巧表演性質濃、爭奪對抗性質弱是宋代蹴鞠主要特徵。

由此觀之,作為宋人的高俅,如果出現在現代足球場上,他在技巧表演和射門上或許具備優勢,問題是:他不一定搶得到球。

(小標)踢球威脅皇危城 電影帝統治

不是整個古代蹴鞠都這麼「一團和氣」,蹴鞠誕生於弱肉強食的戰國時代,數人爭著將一個圓形的皮囊踢來搶去,以此為樂,天生帶有野蠻爭奪色彩。

關於這次踢球,書中筆墨不多,但專門提到了「鴛鴦拐」這個蹴鞠術語,說明它足夠代表高俅的球技。

漢代在球場兩端設球門,球門旁邊有守門員,跟現代足球很接近。只是漢代的球門較多,一共12個。不管有多少個球門,這種在球場兩端設球門的玩法,我們可以通稱為「雙球門踢法」。

雙球門踢法(圖片來源於網絡)

文明都是有週期的,孟子曰「五百年必有王者興」,西方歷史學家也認為500年是人類文明的一個週期,東西方文明就在這種週期中共同啟迪、轉換。新中國改革開放後,中國已由農業國家慢慢向工業國家轉變,隨著社會的轉型,民族性格和文化或許也將發生轉變,未來或許會有一個「新中國」文明。國足的希望在未來。

兩隊人馬在球門兩邊站立,只能在固定威秀 信用卡位置踢球,不能跑去對方場地。

為什麼宋代蹴鞠更重視起控球技巧和射門,卻不重視多人搶球和對抗呢?這跟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。

蹴鞠中的「足球」一脈在宋代被斷了根,「體操」一脈開始欣欣向榮。蹴鞠的發展來了個90°大轉彎,無可挽回的滑向另一個軌道。生活在這個時代的高俅,是航海王最新電影「體操」派高手,不是「足球」派高手。

蹴鞠在各個方面都變得專業化:專業的蹴鞠書籍、專業的制球作坊、專業的團隊服裝、專業的女子拉拉隊……這種專業化的背後,同時也透露著衰敗的跡象,因為專業,就意味著拉高了門檻,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都可以參與。

「儒」與「懦」接近,其本意是柔弱。儒家歷來重視詩書禮樂的教化作用,不推崇血氣之勇,衝撞劇烈的活動不可能在社會中流行,宋代成為了一個文雅與病態共存的時代,也因此不斷被北方「野蠻」的少數民族欺凌。不僅是蹴鞠,當時社會上相撲、弓弩等激烈活動都很少,娛樂主要以不溫不火的下棋、投壺、鞦韆為主。

在這種重文輕武和理學大興的背景下,「雙球門踢法」被取消,爭搶衝撞的局面不復存在。伴隨激烈程度的降低,技巧性和專業性卻不斷升高,在宋代達到頂峰。

「單球門踢法」雖是兩隊對抗,更多的還是看控球傳球和射門技巧。宋代不存在類似現代足球賽的蹴鞠玩法,「白打」和「單球門踢法」是宋代蹴鞠主流,技巧表演性質濃、爭奪對抗性質弱是宋代蹴鞠主要特徵。

宋代出現了專業的足球俱樂部——「圓社」,「圓社」在許多地方都有分社,全國連鎖,各分社免費接待圓社成員。這種專業組織的出現,既是一種發展,也是一種限制。

農業社會進入暮年,文明越被異化。當文明發展與現實生活的矛盾大到無法忽視的時候,社會就急需尋找新的出路,於是產生了「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」,近代化的浪潮,對中國這個古老社會產生了巨大的衝擊。我們雖仍舊是黃皮膚黑眼睛,卻在文明上離那個古老國度越來越遠。

與電影《師父》裡呈現的天津武行規矩大同小異,圓社很重視師從和等級,外來藝人必須行拜師禮,通過組織考核,才能在本地表演和收徒。社內規矩森嚴,技術不外傳。

(小標)踢球威脅皇帝統治

(小標)不能搶球的球賽

元明清時,統治者採取民族壓迫政策或中央高度集權,甚至不允許民間習武健身,民間組織和活動受到非常大的限制。「聚眾」活動始終讓統治者感到害怕,更何況是激烈混亂的蹴鞠活動。此時的蹴鞠就連「單球門踢法」也被遺棄了,「白打」成為蹴鞠的全部,參與者以女子為主,因為纏足女人的娛樂,不會造成多大威脅。清代雖有冰上蹴鞠,也只是餘波。最後,蹴鞠被由「白打」發展出來的毽子替代。

正當中國蹴鞠消亡時,英國足球卻正在興起,在這一興一衰中,出現了文明中心的轉換。

(小標)中國足球,崛起在下一個500年?

「雙球門踢法」存在於強大的漢唐,消失在病弱的宋代,它彷彿在向人們暗示著什麼。強者有強者的玩法,弱者有弱者的遊戲,野蠻有野蠻的生命力,高雅有高雅的局限性。

蹴鞠在以武力並天下的戰國中誕生,在開放的漢唐走向高峰,在重文輕武的宋代被弱化為技巧表演,在民族壓迫和中央集權中變成了「毽子」。初看非常可惜,其實也是農業社會的文化基因使然,文明的發展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。

農業社會早期,民族性格尚未定型,出現了諸子百家爭鳴。然而在農業社會裡,在安穩富足的生活面前,人們只要有一畝三分地在,就會傾向於選擇更加和平穩定、有秩序的日子。人性中冒險、開闢、對抗、競爭的一面會被抑制,善良、和平、勤勞、踏實的一面變得突出。

在這種大社會背景下,帶有農業基因,主張等級穩定的儒家在百家中勝出,其他百家被罷黜,幾乎是一種必然。統治者的嚴格把控,又造成文化偏廢,逐漸消解掉民族性格裡的其他因子,加重漢人好靜、好穩的民族性格。不過與其說是因為某個統治者或某一家影響了蹴鞠,不如說是整個社會模式早已經決定了蹴鞠的命運。

在這種大社會背景下,帶有農業基因,主張等級穩定的儒家在百家中勝出,其他百家被罷黜,幾乎是一種必然。統治者的嚴格把控,又造成文化偏廢,逐漸消解掉民族性格裡的其他因子,加重漢人好靜、好穩的民族性格。不過與其說是因為某個統治者或某一家影響了蹴鞠,不如說是整個社會模式早已經決定了蹴鞠的命運。

漢代在球場兩端設球門,球門旁邊有守門員,跟現代足球很接近。只是漢代的球門較多,一共12個。不管有多少個球門,這種在球場兩端設球門的玩法,我們可以通稱為「雙球門踢法」。

農業社會進入暮年,文明越被異化。當文明發展與現實生活的矛盾大到無法忽視的時候,社會就急需尋找新的出路,於是產生了「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」,近代化的浪潮,對中國這個古老社會產生了巨大的衝擊。我們雖仍舊是黃皮膚黑眼睛,卻在文明上離那個古老國度越來越遠。

文明都是有週期的,孟子曰「五百年必有王者興」,西方歷史學家也認為500年是人類文明的一個週期,東西方文明就在這種週期中共同啟迪、轉換。新中國改革開放後,中國已由農業國家慢慢向工業國家轉變,隨著社會的轉型,民族性格和文化或許也將發生轉變,未來或許會有一個「新中國」文明。國足的希望在未來。

隔壁家小夥伴問,中國男足呢?裡約奧運會啥時候開打?——「本屆奧運會男足比賽沒有中國隊。」因為中國國奧隊在u23亞洲杯上小組墊底出局了,也就無緣2016年裡約奧運會了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by5858 的頭像
baby5858

看電影省錢方法

baby585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